二花泥嚎
矫情逼玻璃心的大巨蟹座参上~!
 

《两小无猜 · 下》

“卧槽!”蔡照从沙发上弹起来,看着眼前吓自己半死却完全没感觉得发小,“你丫干嘛!”

“干嘛,叫你起床,大摄影师,你注意点形象好么!”

“至于么,不就打一盹儿。”蔡照毫不在意的对着镜子理了下睡乱了的辫子。

“至于么?我说你知道你睡相啥样么?卧槽那一个精彩的,又咧嘴又呲牙的,最后还笑的春心荡漾的,我说你梦见什么啊你,这表情丰富的。”

“嘿嘿,我梦见了啊……”蔡照一脸坏笑的看着发小,“梦见一小小孩。”

“卧槽!蔡照你特么什么癖好啊!”

“你丫能不能健康点啊!”蔡照马上一脸正经,“我梦见我小孩时的一小孩!青梅竹马,懂么!”

“你青梅竹马!我还两小无猜呢!你小时候什么德行啊,还青梅竹马。”

“卧槽,我小时候怎么了我多可爱啊,你无猜个屁,就你那胖样儿!”

“哎!我说蔡照你来劲儿是吧,我胖,你没眼睛谁别说谁啊!”

蔡照伸手痞兮兮的勾住发小的脖子神神叨叨的,“我跟你说,还就是你笑我没眼睛这事儿了,就你们笑我拿虫子欺负的那次,你记得不?就后来救了我那小孩,就我青梅竹马知道不?”

“哪次啊?”发小皱着眉头,“我哪会不是笑你眼睛小啊,拿虫子欺负就更多了去了,谁让你丫一男孩还特怕虫子。”

发小看了看表把在自己身上勾肩搭背的人扯开,“哎,我说你也准备下啊,这都几点了,你还做你那个屁的青梅竹马春秋大梦呢,等会儿人约拍的就到了啊。”

“行了行了,知道了,”蔡照应着转身去棚里面单独的房间收拾自己东西。

春秋大梦?还说不定是真的做梦呢。

但是梦有那么真的么,真的自己的妈还一老拿着这事笑话自己,说自己有天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装忧郁,怎么敲门都不开,最后还老爷子厉害一巴掌拍门上撂了一句,你要不出来老子进去把你打的出不来。然后自己磨磨蹭蹭的出了房门,挂着眼泪扯着嗓子嚎了一声,我媳妇走了。

啧啧,想想自己可真是打小就霸气啊,那声可是把全家全部嚎傻了。自己妈问了半天才知道一老跟自己玩的那个小孩搬家了,不能再来玩了。

然后呢,除了给全家老小留了这辈子都笑不够的把柄也就没有然后了。

规整好东西,蔡照拿着跟命样的炮刚刚拉开门,就差点被外面喧闹的声音给掀回房里。

“卧槽,诶诶诶!!大宇快快快!!看看!!卧槽!!秋实,你特么放手放手!大宇接着接着!诶哟!卧槽!准!!”

“你们特么的有病啊!还我!我翻脸的!”

“翻啊!你翻个看看!”

“卧槽!王青你特么简直……”

“哎,秋实你这真是你啊。”

“是!笑什么啊!你没听说过男孩子小时候身体不好被当成女孩子养养就好了么!你们这叫孤陋寡闻知道么?!没文化知道么!手机还我!再笑戳瞎你们!”

“哎~不是哎~穿裙子就算了,你那辫子算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哎哟,还是苹果辫,要不要仙儿现在再给你扎个怎么样?哈哈哈哈哈。”

“王青!我特么跟你没完!大宇你也有份我跟你讲!你这叫助纣为虐你知道不!帮凶!帮凶!”

“哎哟,秋实你什么时候这么有文化啊,还四个字儿四个字儿蹦成语了都。”

“你丫来劲儿是不是!王青!!”陈秋实被笑的有点急了,起了身就准备冲着王青过去,王青举着手机仗着身高逗着陈秋实,没想到陈秋实一炸毛跟开挂似的一扑过去手上手机直接一个抛物线出去砸在后面一个戴墨镜的高个子手上。

“…………”

“那个……我是今天的摄影师啊,我叫蔡照。”蔡照无奈的低头看看手里“天外来客”打破了尴尬,“这个是你的吧?”

陈秋实就看着那个高自己一头的人走到自己面前,弯了腰对着自己,墨镜后面的眼睛细细的眯着,就像小时候那个小孩笑话自己敲和超说不清楚的时候那样。

“蔡照哥哥!!”

“怎么你这么高兴?”

“我要搬家了,妈妈说搬家了我家就有个院子了,我可以在院子里面搭个更大的秋千了。”

“……那你要搬哪儿去?远么?”

“不知道,秋秋记不住那是哪儿,不过妈妈说挺远的。”

“……”

“蔡照哥哥,你怎么不高兴呢?我可以在家荡秋千了,到时候你也来我们家一起玩好不好?”

“秋秋,很远的话我就不能去了。”

“为什么啊?”

“因为很远就要走很久很久,要很长很长时间的。”

“那……那以后你都不跟我玩了么……”

“嗯,以后都不能跟你玩了……哎,秋秋你不要哭啊,不哭不哭,以后找你玩好不好,多远我都找你玩好不好,你别哭啊。”

“那,那,你,答应的。”

“恩,我答应的。”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

“恩!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啊!对了蔡照哥哥,我们结婚吧。”

“啊?!”

“爸爸和妈妈结婚,就一直能在一起了,那我们结婚了也可以一直一直一起玩了!”

“……好!那秋秋你当我媳妇。”

“恩!那搬家好远好远你也要来找我结婚。”

“恩,好远好远,我也去找你­­结婚,当我媳妇。”

陈秋实看着那双眼睛离自己越来越近,最后眼睛的主人斜挑着嘴角凑在自己左耳边

——“秋秋啊,我回来了找你了。”

~END~

 
评论(4)
热度(14)
© 二花泥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