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花泥嚎
矫情逼玻璃心的大巨蟹座参上~!
 

《一个人失忆·Part4》

温馨提示:今天青宇夫夫强势客串

——————正文分割——————

“谢谢师傅啊,您慢点。”陈秋实在门口目送开锁的师傅挥挥手走下楼转身关门走进客厅,然后入目的是一瓶红色的饮料。

“卧槽!”陈秋实记得走的时候这个明明是那个戴墨镜的人拿着的,什么时候被他带回了?

话说不知道大宇为什么那么喜欢吃西瓜呃,这玩意有那么好吃?

陈秋实看着红色液体似乎确实有些诱人,于是走过去拿起瓶子打开了——

“呕……”

卧槽!尼玛还真只有大宇才吃的下去!

陈秋实速度的赛上盖子的时候就听见门开的声音,熟悉的脚步声。

“回来这么早?”陈秋实起身跟门口的正在换鞋的两个人打招呼。

“少来,不是我们回来早,是你睡的晚,都几点了都。”王青直起身指指客厅挂钟。

“大宇,来,送你个好东西。”陈秋实无视王青的欠揍脸,伸手把西瓜汁递给冯建宇。

“从哪来的??!!”手腕子突然被人掐住,陈秋实吓了一跳差点把西瓜汁给甩出去。

“干什么啊,一惊一乍的。”陈秋实一脸莫名其妙把手往回抽,没想到被王青掐的死死的。

“我问你这哪来的!”王青瞪着西瓜汁对着陈秋实吼着。

“卧槽!你他妈有病啊!”陈秋实手腕被掐的生疼也火了,死命把手往回收。

“王青!你松手!秋实手都要掐红了!”冯建宇看着不对,也上来掰着王青的手。

“我他妈问你话!这谁给你的。”

“你管得着么你!”

“我……操!”王青被冯建宇狠劲掐了一下疼的松了手,“你干嘛!”

“这应该是我要问的吧,你干嘛呢这是。”

“我干嘛?你别说你不知道这什么?这家店也就会场那边才有一家,这还西瓜汁,他就算能跑那么远去会场他能买西瓜汁?”

冯建宇看着眼前暴躁的人慢慢开口说:“他就算跑那么远又怎么了?他买西瓜汁又怎么?一句你不乐意听的,就刚刚那句话你管得着么?王青。”

“呵!好!我管不着,行!你们两个乐意怎么着就怎么着!我王青他妈贱的!”

秋实愣怔的看着王青涨红着脖子对着冯建宇暴怒吼叫着,摔门而去。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王青。

也不是,

是从来没有见过对着大宇这样的王青。

“大宇……对不起……”

冯建宇转头看着整个人松垮的没精神的人,“不是你的错,是他的问题。”

陈秋实低着头,手上西瓜汁瓶子上凝着的水珠时间长了都流成一道道水痕,顺着瓶身不住往地上滴。

“就是一瓶西瓜汁,我不该那么犟着,其实我也不爱喝。”

“不怪你,”冯建宇伸手拍拍陈秋实耷拉的脑袋,“你给我留着的。”

“也不是,”秋实抬起头却又没敢看冯建宇的眼睛,“就是……我就是,想留着,大宇,我就是想留着。我也不喝,就是觉得看着好。就是觉得留着吧,然后就想留着了。我没有想到王青会生气的。我,我把它丢了好了。”

“秋实,”冯建宇按住往垃圾桶走的人,“你喜欢就留着,不喜欢的呢就丢掉。别人喜不喜欢都是别人的事,别人再喜欢都不是你喜欢,别人再不喜欢也拦不住你喜欢。”

“秋实,有时候人自私是件好事。”

冯建宇看着听着他的话变得有些茫然的人,突然觉得心口闷的有点接不上气,“我出去看看王青。”

冯建宇打开门,不出意外看到楼梯下面一个明明暗暗的红点。

“借个火,”冯建宇从荷包里面掏出烟叼在嘴里冲着倚在墙角的人抬抬头,王青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探过身子点着那个人嘴里叼着的烟。

冯建宇看着不动的人微微叹气,“王青,秋实……”

“大宇,我有没有跟你讲过你找我之前的事儿?“

“哪次找你?”

“你和你妈妈来找我那次。”

楼道里面的声控灯坏了好久,修了好多次依旧是好不了多久就又开始罢工,冯建宇只能看见楼道外明明暗暗漏进来的光线有意无意的蹭着那个人刀刻轮廓。


那天王青回去的时候他爸和他妈在看我们写真的花絮,那么多姑娘们都没抢到的写真也不知道他们老两口从哪弄到的。他门口换鞋的时候他爸妈正好看到大宇坐凳子上捏着他下巴那块儿。

王青还记得当时两个人就这么对着看啊看啊,最后看到那个眼睛里面映出自己绷不住笑开了,然后对面那个人也弯了眼角。

王青就在门口换着鞋听着他妈念叨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这个小伙子真秀气,像个姑娘一样,诶,不对,哪家也没见着这么秀气的姑娘。

恩,可不是,秋实不张嘴的时候就跟个姑娘似的。

哎呀,这个个儿高,跟青儿一样了吧,带个墨镜儿小伙子挺洋气的。

他啊,他那墨镜估计睡觉的时候都带着。

哎哎哎,这个眼睛真大!真精神啊这个。老头,你看这个,这眼睛生的真好看。我们青儿有那么漂亮眼睛就好了。

王青到沙发上他妈旁边坐下搂着他妈肩膀说,妈我跟你说,这人要有缺陷美才行,你看你儿子这眼睛就是缺陷美,就是除了眼睛不大哪儿都好。

王青妈就笑了,你也就你自个看着好看。

然后就张罗着吃饭,吃完饭就赶着出去跟阿姨们去跳舞留着他收拾着桌子。

他爸突然开口喊了王青问这是谁,王青凑过去看了一眼,他爸正好翻到他们三个人照片那里,手指着张婕希问着他。

王青转回身子继续收拾着桌子,她啊,那是电视剧里面演我女朋友的那个女孩。

挺漂亮的,他爸说

那是啊,王青笑着跟他说,爸我跟你说,当时这个剧的编剧还在网上说她几个小说选择这个拍就是因为这个没难度啊,对演员的外貌要求不高。然后你知道下面有人怎么说吗?下面有人说,然而你选了一堆颜值爆表的人演。哈哈哈哈哈,刚刚忘记跟我妈说这个,看她儿子还是挺帅的啊。

然后王青就听见他爸说,所以那么多漂亮的,你就看上这个了是么?

王青回头看过去的时候,他爸正合着书拎着封面。

那是他和大宇叼着烟对着看的那张照片。

听说很多姑娘都喜欢那张照片,他也喜欢。

姑娘们喜欢什么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照那张照片时候没亲没抱,两个人就那样站着,大宇就穿着白衬衣站在他对面叼着烟看着他,他看着大宇眼睛里叼着烟穿着制服的自己。

就像他妈说的,大宇的眼睛很好看,又大又漂亮,映出的自己那么清楚,那么清楚的看到自己看着对面的人时候的表情,清清楚楚的两个字——喜欢。

王青笑着跟他爸说,那没得法啊,您看这剧里面漂亮的都有主了,只剩下我哥和他了,你总不至于让我选我……

王青并没有把话说完。

柴鸡蛋老师为了让书看起来有质感,特地装了硬壳,然后那个有质感的书的硬壳书角结结实实冲着王青额角飞去,王青就在已经过了挨打年纪十多年的那天结结实实挨了他那个练家子老爸的一下,然后开始天旋地转。

王青不知道自己转到哪了,但是终于有个稳固的东西能让他靠着不转下去了,他拽着那个东西停了下来,世界却依旧黑乎一片,头上指不出来的某块正蒙着疼。

疼了一小会,王青终于看清楚他爸了,怎么说呢,真是练了一辈子武术的人,那气度底子都在那,老头子一点面红耳赤暴怒的样子都没有,一双精亮的眼睛就那么看着王青,手上还拎着那本不知道什么被捡回去了还沾着暗色痕迹的写真。

王青感觉脸上湿漉漉的,还有东西蛰了眼睛只能使劲闭了几下眼睛,等不舒服的劲儿缓了一下才笑着跟他爸说,您这把年纪了还气什么啊,我就是一玩笑,我怎么都不可能跟我哥啊。

然后又是一下子,后面撑着东西也撑不住了,王青顺着坐在地上,刚刚还蛰着眼睛的东西也蛰不着眼睛了,顺着撑不住而低着的脑袋一点点的打在地上。

王青觉得这回要是能再见着大宇,绝对要跟他说,这回我真没吹牛逼,我这回是真牛逼,牛逼大发了,这样我还特清醒我他妈不只是牛逼啊。

王青按着感觉的方向费了半天劲摸到那本写真举了起来跟他爸说,这回我自己来捡,您别累着了。真的,您要不高兴就再来一下吧。

然而老爷子就是老爷子,一样的招数怎么可能用三遍,所以在王青已经做好第三遍的时候王青他爸直接给他提溜起来丢进他家放杂物的那个没窗户的屋子,关上门时候顺便把屋子里面的灯泡也砸了。

老爷子依旧没暴怒也没吼骂,就给王青留了一句话,既然你认准了要干这么见不得人的事,那你就在这见不着人也见不着天地的地方待着好了。

王青停了下来深深吸了口烟,把手里抽完的烟丢在地上用脚捻掉,又把那口烟呼出来,使劲靠回刚刚倚着的墙,继续说着。

我那个蒙的我在那里面待了多少天我也不知道,老爷子是真厉害,我记得没多久我就听见我妈的声音了,又哭又喊但是硬是没能把我哭出去,也没能喊来一顿饭,老爷子知道饿不死渴不死我,开玩笑那是我家杂物房,里面有的是吃的喝的。

但是我吃不下去,大宇,我总觉得我吃不下去,我不知道待了多久的那几天,我除了渴的冒烟的时候喝口水,其他时候我觉得我都吃不下去。

那里真黑,以前我总说你眼珠子跟你人一样黑溜溜的,可是待那里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其实你不黑,比起我家屋子你白多了,你要放我家杂物间里那必须跟你站秋实旁边一个效果。然后说秋实我就想起来蔡照那墨镜了,那个时候我一直就在想我以前老说你黑,但是却没发现你要是真黑的话戴着墨镜岂不是跟墨镜一个色,然后想到你戴着墨镜就找不到墨镜在哪我就笑的不行了,再接着我就会想了,柴老师原来文里面写的圈圈和兜兜特喜欢吴所畏,其他都是次要的主要还是因为兜兜和吴所畏一个颜色吧,然后我就会想起来好像吴所畏不是那么黑,但是你那么黑怎么就演吴所畏了呢?对了,是我推荐的,我就接着想当初柴老师和王导选上你是不是因为其实他们以为你要演兜兜呢,然后我又会笑的不行了。笑累了就会有点饿,就能多喝几口水,然后就有精神继续想着。

后来吧,大宇,其实说实话我有点记不起你了。我只记得我被关在牢里面了,牢外面有个小人精叫吴所畏花了他攒着娶媳妇的小金库等着我出去给他当媳妇。我还想起来我要找个钢镚给那个小屌丝做个吊坠,那小屌丝肯定是一脸得瑟却又还要特嫌弃的欠抽样,然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在姜小帅和郭子被刺激还会拿着跟姜小帅臭得瑟。

再后来,我也不知道我记得什么了,就躺着看着周围黑乎乎,很奇怪吧,我就是看黑乎乎,那些黑乎乎就是能看到的东西,没有什么形状什么都没有,但是我就是能看见。然后我就突然想起来要跟你吹牛逼说你看你想当大侠,可是大侠都是要有奇遇的,你看你就没有我这好的运气,我就有机缘,我跟有了内力一样能见人所不能见,再然后……

“再然后,你给我发了短信说你得到机缘要成大侠了,”冯建宇丢掉捏的没有形状的那根烟结束了王青没完没了的絮絮叨叨,“然后我那抠,哪能让你一个占大便宜啊,就赶忙去你家找你了,你找到机缘不得要分我一份么。”

“嘿嘿,对呀,”王青突然笑了。

冯建宇看着笑着的人,好像就像回到三年前收到短信那天自己正跟来北京看着自己爸妈吃饭,总觉得不对,然后就在饭桌上给王宇打电话接着就在爸妈惊诧眼光里跟神经病一样冲到他家里面。

看到门里面那个躺在地上脸上血迹干的已经成黑红色,眼睛涣散的没有焦点的人时候,冯建宇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那个时候是什么样子,崩溃?还是会怎么?

冯建宇一直都爱着父母,却从未像那天那样觉得庆幸,如果没有跟来母亲会怎么样。

手里记忆里一直暖的像手炉的手冰冷的像没有生命一样把他也冻住,坐在那个人身边看着他没有焦点眼睛动都动不了,模模糊糊只听母亲的声音和最后救护车的鸣笛。

等回神的时候已经在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自己坐在急救室外面,身边是自己的母亲和王青的父亲。

灯灭王青被推出来时候,自己也是一动不动看着母亲上去询问医生,好像全程都是不带感情围观的人一样。

“您是王青的父亲?”自己听见母亲这么跟王青爸爸说着话

“是。”

“他的母亲呢?”

“这与你无关。”

“我刚刚在车上打电话问过王宇,他母亲也住院了对吧。”

“如果您有时间请您回家教育您的孩子,我们王家的事不劳您费心。”

“我并不想插手别人家的事情,但是既然您的儿子跟我的儿子谈恋爱的话,这就不只是您家的事情了。我家的孩子我教育的很好,他知道他做什么,他愿意他做的事情负责,虽然他年轻可能做的不好,但是他会愿意去做我会愿意给他建议去帮助他……”

“您的建议就是让两个男人在一起?”

“我给我的孩子的建议是,问心无愧的做无愧良心的事情。”

冯建宇不知道后面他妈妈还说了什么,他只记得他说了冲出门几个小时以来第一句也是唯一一句,

“叔叔,我是王青这辈子唯一一个无论大逆不道还是贫病老死他都愿意照顾一辈子也愿意照顾他一辈子的人,我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情,但是真的很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变成女生,对不起。”

后来王青的父亲回去了,后来他又带着王青妈妈来过,王青妈妈在王青关进去那天就高血压进了医院来的时候身体依旧还没完全好,哭的整个人快晕过去了,冯建宇拿着纸巾给他妈妈递过去,他妈妈接过去确仍哭泣不止,最后被王青爸爸搀扶着回去。

王宇也来过,他说,对不起。

冯建宇说,不是你,如果是王青他肯定不跟我说,他这个人那么要面子怎么会跟我说这样的事情。但是不知道是我的错,我没有知道他的事情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

然后时间就这样过着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然后就是三个月以后有那么一天,是不是晴空万里万物复苏冯建宇都不记得了,因为有个人终于睁开眼对着他笑了一下,就像刚刚在黑暗里面被楼外面光线蹭亮le 的那个笑一样,所以其他都不重要了。

冯建宇拉着王青再进家门的时候,家里那个满头黄色小卷毛的脑袋还耷拉在沙发上,听见门口有动静马上就跳起来,手足无措的指着支支吾吾,“那……那个,我丢了,真丢了!”

冯建宇看着沙发茶几旁边的垃圾桶里面套着新换干干净净的垃圾袋,垃圾袋里面孤零零的躺着一瓶西瓜汁。

王青走过去拎起被遗弃在垃圾桶里面还干干净净瓶子的塞进秋实怀里,“喜欢就留着吧,刚刚,我脾气不好了。”然后在秋实一脸活见鬼的表情里面拉着冯建宇回了自己房间。

王青带上房门解开领带挂进衣柜里面,回头就看冯建宇笑的眼睛弯着坐在床头。

“笑什么呢?”王青走到床另一边眯着眼睛往床上一倒,头正好搁在了冯建宇腿上。

“没什么,就是秋实那一张活见了鬼的表情。”

“哈哈,丫吓傻了吧!那就是一祖宗,只能顺毛摸,跟我这就犟的啊,你刚刚一好好跟他说话丫就怂是吧?就是吃软不吃硬被惯着的命。”

王青眯着眼睛笑了半天待着没人吱声,睁开眼睛就看见那个人睁着大眼睛待着不知道想什么。

“想嘛呢?”王青伸手捏着冯建宇的下巴往下拉着强迫着那个人看着自己,

“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啊,”王青起身勾住那个人肩膀把整个人带进怀里,“我特高兴你知道不,后来我醒过来我爸来看我了,那次你不在你去送你爸妈去火车站了,我爸都跟我讲了你说的话。你知道不,我妈听我爸讲你跟他说的话的时候我妈都感动哭了,不过我妈就觉得你长的好看特喜欢你,你看你多招人疼啊,多好。其实跟你说那次我真没想跟我爸说,我就想打岔打哈哈糊弄过去得了。但是我爸呢,你知道不他特不凑巧跟我说时候就指着那个封面跟我说的,我一下就想起来那天拍照你叼着烟看着我那个样子,眼睛大的我都能从你眼睛看到我自己了,我就一下子不能说谎。然后你知道我要特别感谢我岳母你知道么,哎哟我去你别掐我,感谢你妈!是你妈!她后来不知道跟我妈说了什么,我妈回来哭的把我爸掐的死死的,本来我爸就松了个缝一下就更没话讲了。”

王青低头看看闷在自己胸口不吭声的人,继续说着,“我一直特庆幸是你,但是秋实不一样,我希望他别记起来,永远就那么断片好了。你一直跟在我边上,我记起来的时候有你在我边上冲着我笑,我记不起来的时候你跟着我走,可是秋实呢?所以记不起来多好呢,什么都不知道就没有难过不难过了。”

“你没有想过他愿意么,或者他并不想忘记呢。”王青终于听见有回声了,闷闷的从自己胸口传出来

“那他就自己能想起来了,我不是把西瓜汁还给他了么,要是想记着他自己就会想起来,要是他不想记起来,那它还就是瓶他闻着就呕的西瓜汁儿。”

~TBC~

 
评论(11)
热度(19)
© 二花泥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