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花泥嚎
矫情逼玻璃心的大巨蟹座参上~!
 

《一个人失忆·Part3》

王青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华丽的礼服,昂贵的首饰晃得人烦躁不堪。

“我出去抽根烟,”王青拍拍身边冯建宇的肩膀,看着他点点头才转身走到消防通道的窗户边点了烟把打火机揣进口袋,看着外面来川流不息的街道吐出一口烟,却更加烦躁。

“借个火,”王青正在发呆猛然被人从身后拍了下,回头看见一个戴着墨镜扎着辫子带着淡淡微笑的男人看着他。

时间就好像没有走动过。

还是三年前的那个夏天,有个带着墨镜的人来带他们面前,带着微笑说,“你们好,我叫蔡照。”

“还真是你,”王青夹着烟走到垃圾桶边在烟缸上碾灭了,“我还以为我眼花了。”

“我一摄影师,今儿不遇到总有天遇到的。”

“摄影师?你还照相呢?”王青转身看着站在窗边被窗外城市喧闹灯光映的清清楚楚的人,斜着眼睛笑了起来,“当初那么矫情的说我这辈子再不会给人照相,因为再也没有一个人能走到我的镜头里面了,结果现在还真特么是放屁!”

蔡照的笑一下僵在脸上了,别过头看着外面街道上面奔驰过的车没了声音。

王青看着眼前不再吱声的人更加烦躁,转身就准备离开。

“王青!”蔡照听见动静,喊住了人。

“您还什么指教啊?”

“他……人呢?”

“蔡照!我草你妈!!”王青咆哮着猛地扯开消防通道的门头也不回的离开。

蔡照看着被回弹力哐当一声合上的门,疲倦的靠回墙上。

整个人重心都倚在墙上立马感觉得口袋里面有个东西硬邦邦的硌着自己,硌的生疼生疼的,整个人却像累的连挪开它的力气都没有了。

蔡照看着窗户外面依旧热闹的城市,好像又回到北京的三里屯,再晚也不会睡着。


陈秋实看着眼前的承办首映式的漂亮建筑,二十多年第一次如此清晰觉得自己一定是那两个大写字母——SB!

半个多小时前,陈秋实自作孽不可活的把自己作到有家不能回,以后用他那个硬盘塞满内存不足显卡烧死CPU落伍的大脑运行了一下做了个决定,反正会场离家说远不远不如去会场外面等他们好了,反正走到了也差不多了。

然后在严重低估自己速度的情况,陈秋实提前了不是那么一小会的到达了目的地,然后了一下手机的时间以后彻底懵逼了。

恩,这个点离九点都还差个十分钟,我特么简直是运动员的体质啊!!个P!!这尼玛我一宅男走半个多小时就走到的地方,这要离我家多近?!说好的我家在N环以外呢?!

陈秋实决定先买瓶水安慰一下自己走的快冒烟的嗓子,掏出钱夹付账的那一刻陈秋实看到自己钱夹里面的身份证。

于是陈秋实对自己的认识从前一刻的“大写的SB”彻底升华成“你特么这辈子没救了SB”。

我不拿着身份证去找街边24小时开锁的锁匠,我真的有病!!我想静静!!!

被自己打败了的陈秋实拿着水坐在马路边准备歇口气,后背却被人拍了下。

陈秋实回头看见一个穿着西服弯着腰拍自己的男人。

男人很高,扎着个辫子。

黑色的西服一看就是价格不菲,显然是定制的异常合身,男人的宽肩窄腰勾勒的一览无余。

陈秋实抬头看着那个人,很高,瘦却精壮的身体投下的阴影把自己整个人都罩在了里面。

“呃……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你背影很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低沉有磁性,精准的打在耳膜上震的人头皮发麻。

陈秋实看着男人直起身,伸手推了一下墨镜。

“你眼睛真小。”陈秋实没头没脑的突然冒出了一句。

“呃……恩,我朋友都这么说。”

“你能坐下么,我脖子仰酸了都。”陈秋实不耐烦的皱皱眉头。

明明前面一句都没什么反应的男人听着这句话显然愣住了。

陈秋实看看愣住男人,又转头看看身边的马路牙子,恩,还是一如既往的满是灰。

陈秋实又猛地转头看了下男人,马上站了起来有点尴尬的说,“呃……不好意思啊,你这一身确实不太适合坐这儿。真不好意思啊,刚刚我就是有点累懵了,所以……呃……真真对不起。”

“没事,”男人丝毫没有介意的样子,转身找旁边便利店要了几张宣传单拿着垫在马路牙子上拉着陈秋实坐下,然后一屁股坐在了他边上。

“哎哎!!你坐这!你坐这!”

“没事,”男人按住要起身的陈秋实,“反正已经坐了。”

陈秋实看着坦坦然坐着的男人,不禁感叹真可惜了这一身衣服就这么糟蹋了。

“你怎么不多拿几张啊!”陈秋实扯拽着自己屁股底下的几张宣传单往男人那边挪着。

“没了,这几天这儿人流量太大,传单都发的快了,”男人看着一头黄毛低头拉扯传单的人弯起了嘴角,“没事,反正都坐了。”

“好了!”陈秋实拍着摆了半天终于拼凑出来一块地方,“坐这!你那一身衣服这么糟蹋真心不忍看。”

男人弯着嘴角挪上陈秋实整理出来的一小块地方,“谢谢。”

陈秋实看着突然离自己一下近了这么多带着笑的脸,突然愣了神。

男人笑起来竟然有会有酒窝,尽管带着墨镜陈秋实还是借着路灯托两个人超近的距离透过半透镜片隐约看见男人同样弯了眼睛。

帅的真特么犯规啊!陈秋实想。

“你等人呢?”男人问。

“呃……我要说我是来参加首映式的,我是这个戏的编剧你信不?”

“信。”

陈秋实听到男人的回答,转头看见男人是认真的表情差点没吓得一头扎进大马路里,“呃……我说你……你看,”陈秋实拉着自己居家必备纯棉大裤衩大T恤和它们的最佳搭档——夜市特价10元一双人字拖比划了一下,“所以其实你戴墨镜是瞎吧。”

男人没有说话,陈秋实一下尴尬了,放哪个不认识的人那里这句话说出来都不像玩笑啊,陈秋实你果然是大写的SB啊。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呃,开玩笑的,”陈秋实尴尬的解释着,男人依旧没有说话却也没有甩脸离开,陈秋实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只能一个劲喝水,满满一瓶矿泉水一下喝的见底了,男人依旧没说话。

陈秋实这边正琢磨着要怎么岔开话题就看见男人突然站起来,转身离开了。

特么今天真是脑子被驴踢了,男人这个态度还真是算的上有涵养了的,要是换自己早就开始骂人了吧。陈秋实看着男人走开的背影,低下头想着懊恼的抓了下自己的头发。

“给你。”

陈秋实抬头看着返回来的男人伸手递给自己一个外壁凝着水珠装着红色液体的玻璃瓶。

“啊??”陈秋实彻底愣了。

“你不是口渴么,我看你一瓶水都喝完了。”

“呃……谢谢,”陈秋实不好意思的接过玻璃瓶,拧开盖子,然后“呕……”

卧槽!陈秋实赶紧重新拧上瓶盖子,好死不死居然是西瓜汁!陈秋实悲剧都想晕菜了,本来都缓和了气氛这一下又尴尬了,我上辈子是跟西瓜有仇么!

“你怎么了?不舒服?”

“呃……没事,我就是有点对西瓜过敏,”陈秋实看着男人着急的样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着把西瓜汁递还给男人。

男人却好像呆住了一样并没有伸手接,“你对西瓜过敏?”

“呃……也不算是过敏,”陈秋实挠挠头解释着,“就是闻到那个味就特不舒服特想吐。”

男人不再作声,低头拨弄着装西瓜汁的玻璃瓶。

陈秋实看着男人的样子突然觉得有点难受,“呃……其实也不是那么讨厌西瓜的,我有时候也吃西瓜的,哈哈哈。”

说着陈秋实伸手准备拿回来那瓶西瓜汁,却被男人挡住了,陈秋实抬眼看着他,这次却被墨镜隔着看不见了后面的眼睛。

男人对着陈秋实说,“我刚刚跟你说的你背影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

“恩?”

男人伸手揉了揉陈秋实那一头软软的黄毛说,“但是他很喜欢西瓜。”

 ~TBC~ 

——————我是说明BGM的分割线——————

大概来说的BGM有两个

一个是同名的:薛凯琪——一个人失忆

还有一个是:ALIN——等你

 
评论(4)
热度(17)
© 二花泥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