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花泥嚎
矫情逼玻璃心的大巨蟹座参上~!
 

《一个人失忆·Part 2》

王青和冯建宇出门的时候,陈秋实还醒着。

明明困的不得了,却怎么都睡不着。大宇和王青的脸不停的在眼前晃,自己到底是说了什么?好像是——

“操!”陈秋实猛然坐起来,脑袋上的卷毛被折腾的惨不忍睹却依旧想不出来是什么,只是依稀记得好像是个很重要的词?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这么一折腾,陈秋实彻底睡不着。困意没有了,饿的感觉就被不停放大放大,躺在床上翻了几个转了依旧还是没压下饿,陈秋实只能认命的爬起来拖拉的拖鞋到厨房,拉开冰箱看见装在透明饭盒里面的饭菜和王青那个力道十足的字条“吃饭!不然小心你电脑!别想大宇来给你求情!”

“嘁~跟妈一样!”陈秋实嘟囔着刚刚拿出饭盒,手机就响了,摸过电话手机摁开扬声器

“喂?大宇?你不是去首映式么?还没开始么?”

“恩,还要等会呢,我出来给你打个电话跟你说冰箱里面留的有饭菜你热一下就能吃。”

“恩看到了,正准备热热,你就来电话了。至于么?我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

“怕你又吃泡面啊,跟你说泡面真不好,我上次就看新闻说……”

“打住诶!打住!我说你就算是姑娘,我都还没你那么年轻的妈啊,你真跟王青一对,一个当爹一个当妈齐活了!”

 “诶~我说大宇我能不洗碗等你回来洗不?反正你都是妈了,也不在乎多洗个盘子碗的吧。”陈秋实咧着嘴把饭菜分开装在碗和盘子里面往微波炉里放,忽然发现电话那边半天没声音了,“大宇?大宇你还在听么?还是要进场了?”

“啊?没,呃……快进场了,不跟你说了。我先挂了,回去跟你说。”

陈秋实看着挂断的电话,皱皱眉头嘟囔“奇奇怪怪的。”

“大宇,等下……”王青看着身边从进场到现在一直心不在焉的人停了下来,“你这是怎么了?大宇!”

“啊??”

王青看着回神归来一脸茫然的冯建宇,无奈的说“你这是魂儿丢哪了?”

“我总是觉得不安生,”冯建宇一脸担心,“秋实下午喊了你那个名以后,刚刚我给他打电话他还说我是妈,我总觉得是不是……”

王青伸手揉了揉冯建宇的头,“你想多了,他要是真的哪能这么安生啊,多半是一下嘴秃噜的。”

“可是我这眼皮突突跳了到现在了。”

“那是你没睡好!没事别瞎想好好睡觉保证你哪都不跳!”

“哦。”

……

“诶,那是心也不会跳?”

……

“我说你又活了是吧啊?!”王青准头伸手掐上冯建宇的脸

“诶诶诶!!不带掐脸的啊!!你都说我黑,等下脸上粉掉了怎么办!诶诶!!王青!!疼疼疼!!!”

冯建宇伸手拍掉揪着自己脸的手,龇牙咧嘴的冲王青吼,“至于那么狠么!!肯定都掐红了都……王青?诶?你看什么?”

冯建宇看着王青呆怔的样子回头看了看他看的方向,除了几个走来走去的工作人员没有什么特殊的便伸手在王青脸前晃了几下,“我说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好像看到个熟人。”

“熟人?谁啊?”

“特想知道???”

“废话啊!你看个熟人差点掐掉我一块肉好么,谁那么好看”

“我初恋啊!啧啧!那美的啊……”

“你大爷!”

“诶!真跟我大爷一样美!你怎么知道的。”

“懒得跟你贫!”冯建宇直接甩个后背给王青自己走了,留王青一个人在原地看着刚刚那个身影闪了一下的方向。

真是我眼花。

真别是你。

蔡照,真别是你。蔡照。

陈秋实表示,世界上千千万万名言警句都抵不过一句——

No zuo nodie,why U try?!!

得瑟是病得治!!!人就不该闲下来!一闲下来就得手欠!!

事情起因,我们来把时间往前拨10分钟。

十分钟前,陈秋实吃完了王青和冯建宇留好的晚饭,把碗丢在水槽里面以后就闲的没事了,觉也睡不着了,王青大宇都不在没人自己瞎贫了,真是一个无聊的时间啊!

啊~对了,还有吃完饭的碗没洗呢……

那就让它继续没洗吧~~

吃完饭完全不想洗碗啊~~~

貌似自己好像吃完饭就没有怎么洗过碗?

呃……不至于啊,小时候我妈洗,但是后来……

啊!!大学时候自己洗的!

哎……那真是个悲惨的时光啊~~~

然后后来……

呃……后来谁洗来着?

啊!对了!我有个男票啊!!哈哈哈!!我男票洗的!

诶??不对我为什么会有个男票??

诶??不对不对!不是我为什么我有个男票,是我男票……是谁??

我擦嘞!!我男票我都记不得了!!

我擦嘞!!!!我这心真大!!尼玛男票谁都忘了!怪不得王青老说我脑子有问题。

啊我呸!!卧槽,他说有问题就有问题啊!!我还怀疑他是不是分泌失调啊,尼玛哪个正常人X生活那么猛。

不愧是京城第一炮啊!

阿列?这尼玛京城第一炮又是什么鬼??!!

于是陈秋实在这么一系列脑洞神展开以后觉得实在是无聊至极了,终于起来干了点实际的事情——

打开冰箱看看又是什么饭后水果。

结果看到满目的西瓜之后,差点把晚饭给吐出来!

真不知道大宇上辈子是不是一个西瓜,这辈子如此迷恋西瓜,方圆五里的西瓜都要被他承包了。

耐着性子从里到外翻了一遍确定冰箱除了西瓜就没有什么不加工就能吃的东西以后,陈秋实表示好想去问候一下王青。

大宇喜欢吃西瓜,但是能把冰箱清理这么干净给他家媳妇装西瓜的除了那个丧心病狂的宠妻狂魔就没别人了。

尼玛,知道爷这闻到点西瓜味都能吐一天,还装这么多西瓜,你丫绝壁故意的!

于是陈秋实有个宏伟的计划——

去楼下搬几箱子水果塞冰箱,然后把西瓜全部丢掉!

全!部!丢!掉!

陈秋实起身摸了一下口袋,恩!有钱!

出了门,转身在甩上门一瞬间突然想起来——钥!匙!

于是,一个后抬腿卡主门缝!

尼玛好险!

诶?卧槽!!!!尼玛我这个反应速度真是帅爆了好么!!!

这必须要留影纪念啊!!!然后刺激一下王青那个老年人,老胳膊老腿做不出这么高难度的姿势吧!

于是陈秋实,四处摸摸用各种高难度姿势摸到了手机,调整角度——

操!腿麻了!pia!嘭!

陈秋实趴在地上,转头看身后的门的时候都能想象的到自己转头那个动作肯定跟跳breaking一样,还能自带嗑啦嗑啦的声效。

今儿,这风,真大啊~哈,哈,哈——个毛啊!!!卧槽!!! 

~TBC~

 
评论(3)
热度(16)
© 二花泥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