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花泥嚎
矫情逼玻璃心的大巨蟹座参上~!
 

《一个人失忆·Part 1》

“我要稳稳的幸福……”白色的手机在客厅茶几上不停的唱着。

“哐!”一个卧室的门被甩开,染着黄色的头发软塌塌却又倔强的四处卷卷的支楞着。

青年一脸严重起床气的,拿起手机冲到隔壁卧室开始捶门。

“冯建宇!你能不能把手机带进你卧室啊!你还能不能记住调成勿扰模式啊!冯!建!宇!”

青年嚎了半天里面依旧没有人答应,正准备继续捶门,门被忽然打开。站在面前的却不是那个大眼睛带着泪痣的男生。

面前人脸部线条棱角分明的像是刻刀刀刀划出来的,“小点声!他还在睡呢!”

“他还睡,我呢?我呢?一大清早就被他‘幸福’醒了!”支楞着卷毛的青年举着手机嚎叫,“王青你要不要双标这么严重!”

“那不是他手机,”王青从青年手里拎走手机,“这是我的,你没听见铃声是大宇唱的么”

卷毛青年愣了一下,“你别跟我说他的手机铃声是你唱的吧??”

“当然,”王青一脸理所应当,“大家都知道。也就你陈秋实这反射弧绕地球三圈的万年单身老处男听了这么长时间都没听出来。”说完转身关上门,陈秋实仿佛还听见嗑哒一声反锁的声音。

“卧槽!!!王青你大爷!!特么迟早被大FFF团烧成灰!!!”

呐~~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


上午8:00,冯建宇看着自己盘子的早餐微微叹了口气。

“不准挑食!都给我吃掉。”王青用筷子指着冯建宇五分钟了仍然丝毫未动的早餐。

“哦~”

“哦什么哦,快点吃,都凉了。”

“哦~”

王青看着一直哦哦却丝毫没有开动意思的人,一脸认命的开始把他那边不喜欢的吃东西挑到自己碗里。

“嘁~惯得~啧啧~”

王青斜着眼角看了一眼对面的卷毛,挑着嘴角恶意笑起来,“我乐意啊,可惜有人没得惯”

说完王青完全不出意外看着对面那一头卷毛都要随着主人的心情全部炸开了,于是心情愉悦的继续手上的动作再把自己碗里冯建宇喜欢的东西挑进他的碗里。

陈秋实一脸起床气完全没消不爽的挑刺,“嘁~口腔细菌不知道有多少呢,沾过自己筷子碗的东西再给别人吃掉,啧啧,你们感情好的细菌都要共用啊。”

“公用又怎么了?”王青挑着嘴角笑,伸手把旁边开始不停吃吃的人捞进怀里在陈秋实一脸卧槽的表情下直接贴上冯建宇因为惊讶微张的嘴唇,用来吃饭的小餐厅里响起暧昧的声音和——

“卧槽!!!你们这对狗男男!!!”


“陈秋实,”王青敲了敲自从一大清早受了刺激就钻进卧室没出来过的人的卧室门,“晚上我和大宇去首映式了,你自己出去觅食。”

屋里没有任何回应,王青又敲门重复了一遍,然而依旧没有声音。

“是不是真的生气了?”正在系领带的冯建宇担心走了过来敲了敲门,“秋实~你在里面么?”

“陈!秋!实!晚上家里没人!你最好不要让我回来发现你又是吃泡面!”王青在卧室门上用力拍了几下,然后门终于开了,卧室里面的人顶着一头从早上就开始支楞的卷毛一脸狂躁,“我说能放过我么,睡个回笼觉也有错么,我的睡眠是不是跟你上辈子有仇啊!池爸爸!”

“你说什么!!!”冯建宇突然抓住陈秋实肩膀,“你……你,你叫,他什么?”

“啊?”陈秋实被冯建宇来这么一下顿时睡意全无,愣怔怔的看着一脸复杂抓着自己的冯建宇,“我……我……没说什么啊……我,就是睡个回笼觉啊。”

“不是!你刚刚叫他什么,就刚刚,你叫他什么?”冯建宇急切的把王青扯向陈秋实问着,陈秋实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同样一脸复杂的王青。

“还能叫什么啊,王青啊!”

“不是!”

“不是??呃……那是狗男男?”

“不是!你刚刚明……”

“时间快到了,”王青拉住冯建宇往卧室走,“你衣服都没换好,你是想在首映式上迟到?还有,陈秋实!再说一遍,要是晚上我们回来发现你又窝在家里拿泡面当晚饭,赶明儿我就把网给你停了,电脑从楼上扔下去。”

“为什么不跟他讲!”王青看了看自打自己截住他的话头就一直没有好脸色的人,伸手拍拍坐在前面副驾驶的助理肩膀要了一根烟,还没有挨着嘴边就被人一把抢去丢到车窗外面。

“王!青!我在跟你说话!秋实好不容易……”

“大宇我们为什么离开北京的?”王青又伸手找助理拿了一根烟点上狠劲的吸了一口,“我们又是为了什么在屋子里面一根烟都不挨着?”

王青看着面前瞬间泄气的人耷拉着眉眼,眼角的泪痣晃得像是一个真的眼泪。心里又开始抽抽的难受,于是伸手把人勾到怀里抱着,一下一下的顺着他的背慢慢拍着。

“现在不是挺好的么,你看那个死熊孩子今天早上折腾的多欢腾。没事的,没事了。大宇,没事了。”

~TBC~

 
评论
热度(11)
© 二花泥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