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花泥嚎
矫情逼玻璃心的大巨蟹座参上~!
 

《突然文艺一了下》

起因应该是苹果的CEO出柜,然后就看到一个记录同志名人的文章提到黄耀明,然后就突发奇想的搜了一下林夕和他,又找了一堆歌。
听着听着就跟豆哥说起来,豆哥说,其实我更喜欢黄伟文,陈奕迅蛮多都是他写的。
于是秉承人家家是天使的原则,又去度娘了一下。
林夕是温水煮青蛙,像南方冬天潮湿阴冷的天气慢慢吞吞阴祟祟的钻进骨缝,一点点的蚕食着。
黄伟文是北方的冬天,一下子的风吹着人满脸都是疼的。
前者是一场感冒延延绵绵,折腾不休;
后者是一阵高烧,烧退了就开始好了。
在哪里看到过说,林夕的看开,只会让人看了更看不开。
突然就觉得不管是好心分手还是1874,都像一场令人满意的BE。
经过都是笑泪遗憾忧伤,但是结局了却仍然还让人满意。
就像北方冬天,风停了的时候,脸上仍是疼的却会由衷感叹着太阳好暖和啊。
对的,北方的冬天会同时有太阳和大风。
家里的冬天却很少有,晴天的时候就是暖洋洋和煦的冬日,或者就是暗暗的阴天,冷沉沉的。
没了!
最后以上感慨来自感冒总不好最近缺钱缺的想shi每天都觉得好冷星人跟说话要做彼此的天使但是经常有种要相杀的节奏的M星人的严肃讨论的会议纪要!———over!

 
评论(3)
热度(1)
© 二花泥嚎/Powered by LOFTER